西瓜皮不皮🍺

透明写手和画手,沙雕单口相声演员。谨慎关注。【这里西瓜】

【佐鸣】Universe

*把之前情人节写的文搬到老福特上来,这是老文了。
*嘎嘎嘎,我觉得听甜的。
*能接受的请继续
*bgm:look at me now

    空气里到处弥漫着恋爱的酸臭味。今天是情人节,情侣狂欢的日子也是单身狗默哀的日子。漩涡鸣人默默地在街边走着,今天貌似很冷。鸣人用大号的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即使这样,他还是忍不住往外哈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

    “操,怎么那么冷。”边说边两手互搓着。其实鸣人原本不想出去的,奈何家里备用的拉面吃光了,饿肚子的鸣人无可爱喝的出去买拉面。再怎么样也不能饿着自己的肚子。

    漫无目的的走着。看着身边一对对情侣欢声笑语地从身边走过,鸣人低了低眼帘。自己在半年前也是个有恋人的大好青年,只不过对方是个男生罢了。其实,鸣人到现在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会提出分手。明明之前相处的都挺融洽的。明明是那个家伙先向自己告白的,到后来,什么都没说,发条短信就要分手。

    “什么嘛,那个混蛋家伙。”鸣人嘟起嘴不满的说。

    “好不容易喜欢上你,竟然甩了我,那个混蛋家伙!”鸣人气不过,在街道旁直接吼了出来。路过的人们用看智障的眼神看着鸣人。后者则是直接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失恋的人失态啊。

   碍于面子,鸣人只好愤愤的离开了。鸣人承认自己这半年里脾气差到不行,原因吗,当然是因为他的前男友。

   宇智波佐助,一年前是鸣人的发小兼男友,现在是发小兼仇人。他俩从幼儿园开始就是同学,之后是小学,初中,高中,大学。俩个人就像是被线缠绕在一起一样,越是挣扎逃脱,就越靠得近。

   “我说吊车尾的,你这样天天打游戏睡觉,挂科了我可不管。”佐助一只手掀起鸣人的被子,另一只手揪着鸣人的耳朵,一脸嫌弃的往上提。

   “哇啊啊啊,痛啊!痛死了!你干嘛啊!”鸣人捂着自己的耳朵,嘴上挂着口水, 一脸幽怨地看着佐助。

    “我说,赶紧起来,你主修课要迟到了。”佐助别过头。说着,便自顾自的往门口走去。

   “该死,那个白痴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吗。”可疑的红晕一点点在佐助的脸上浮现出来。说着,飞快走出了宿舍楼。冷静下来的佐助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调整呼吸和步伐,脸上挂着的表情依旧是微笑。微笑总是能给人带来好感,但是并不代表所有的微笑都是甜的。他总是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距离感,虽然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对待他人也很是礼貌,即使这样,也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冷漠。

    佐助走的很慢,似乎是在等楼上的白痴。不记得是谁说过,

   “佐助君只要提到鸣人脸上总会温柔几分呐。”

   “是吗?那个白痴有什么好让我温柔的。”嘴角微微上扬。s市的阳光很是温暖。就像是羽毛一样,轻柔柔的,会给人带来快乐。初夏的阳光倒不是太强烈,金色的太阳光倾洒在佐助的脸上,长而密的眼睫毛轻轻颤动,脸上的微笑这时候显得异常温柔。

    就像是天使一样。

    莫名其妙的,脑袋里突然冒出来这个想法。收拾完毕的鸣人刚从楼上下来就看到佐助伫立在眼光下闭上眼睛微笑的样子。

   说实话,不脸红是假话。

   “可恶,那家伙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帅吗。”鸣人这样想着,一步并做两步,大步跨向佐助。

   “走了。”你在陶醉些什么啊

   “哦,你好慢啊。”白痴

   两人从宿舍楼走到教学楼只需要十分钟。这十分钟里,鸣人和佐助一句话都没有讲。各怀鬼胎的度过了这并不漫长的十分钟。

   十分钟,一个微妙的数字。

   “啊,累死我了!”长叹一口气的鸣人使劲伸了伸懒腰。之后便趴在桌子上摆弄自己的课本。

   “喂,我说佐助啊,今晚咱们班轰趴你去不去?”鸣人转过头来盯着佐助看。

   “不去。”佐助也趴在桌子上和鸣人四目相对。这样还不够,并往前靠近了鸣人。咫尺之间的距离。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呼吸。闷热的呼吸喷洒在对方的脸上,很清晰感受到对方的温度。鸣人没想到佐助会爬下来离自己那么近。无措的他只好撇过头去。

   “为什么啊,班里举行的联谊你每次都不来。”
   “因为很无聊啊。”

   “再过两个月我们就毕业了。之前的你不去也就算了,今天的你可不能再不去了啊。”听到对方满不在乎的语气,鸣人觉得有点生气。他总是这样,好像外界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似的。

   “哦?你就那么想让我去?”

   “对啊,这可能是咱们班最后一次轰趴了。毕业之后就各奔东西,以后谁也见不到谁。佐助,你就来一次呗。”鸣人转过头来发动了狗狗眼的技能。

   “好吧。”抵挡不过对方强大的撒娇术的佐助只好扶额勉强答应。

   “啊对了,我有兼职,不说了我走了啊佐助,你晚上一定要来!”看了看时间的鸣人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兼职,急忙的收拾一下课本就往外跑,同时也不忘往后冲佐助大吼了这一声。

   后者则是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到鸣人走了,自己也收拾了一下课本回宿舍了。

   推开门,四人间的宿舍不大也不小,对于四个壮实的小伙子来说刚刚好吧。最里面的是佐助和鸣人。因为两个人喜欢靠近窗户,所以都选择了最里边的。走到自己的桌前,放下课本就直接瘫在书桌上。半张脸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右手在桌子上摸索着写什么。

   一张纸。
   亲爱的欧豆豆:
           尼桑很开心的告诉你说,爸妈在这边已经安顿下来了,所以不要担心。还有,考虑到你的专业问题,爸妈和我一直认为你应该到这边来读书,所以半年后你就要出国了。
           以及代我问候鸣人和伯父伯母们。
                                                 宇智波鼬

   佐助在纸上摩挲着,短短几行,却让佐助心里五味杂陈。如果这张信在半年钱寄给他的话,他会欣然接受,并且会立即动身前往美国。可现在不同。他心里住了一个份量很重的大白痴。他份量重到压的佐助他没办法离开那个白痴一步。

   其实佐助也没搞清楚他在什么时候喜欢上鸣人的。实在寒假里在自己宿醉后的照料,还是因为自己气馁时的一顿约架,又或者是在夏天球场上撒汗水驰骋当mvp的时候。不知何时起,脑袋里总会有一张脸。那个人有这像阳光一样耀眼的金色头发,一双有大海那么透彻的碧蓝色眼睛,一张笑起来足以感染全世界的微笑。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啊?

  估计这个问题佐助想破头脑都不会想出来的。


【原稿少了一份只能看图片了。长微博这一张发到评论了】

     “该死啊,怎么又想起那个家伙。”鸣人买完泡面就直接回了家。路上有好几个卖花的小姑娘缠着他,说买一个给自己喜欢的人吧。鸣人笑了笑就拒绝了。刚走几步,又折了回来,

   “小妹妹,一枝花多少钱?”

   “大哥哥,十元钱一枝玫瑰。”

   “那就给我十枝好了。”

   捧着一束花的鸣人走到家门口才后悔买了花。自己不是什么会养花的人,而且也没有要送的人啊。

   “好可惜啊。”鸣人这样想着。

   一年前的情人节,佐助和鸣人在一起半年。处在热恋期间的二人决定在情人节的那天晚上出去吃饭。路上有很多卖花的。无论是年轻的,老的情侣,似乎都很享受这一刻的甜蜜。去年冬天异常的冷,鸣人的手冻的通红,嘴里不断嚷嚷着冷。佐助看了鸣人一眼,笑了一下,把鸣人的手攒在自己的手里装进了自己的口袋。

   “这样应该不冷了吧。”

    被佐助这一举动吓到的鸣人只能定在原地,过了半晌,就听见“噗”的一声鸣人笑着对佐助说,

    “你这是在那看到的撩妹技能啊,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哎呦,不行我肚子疼得吧呦。”

   看着鸣人笑的前仰后合的样子,心里不爽了一下。自己分明是看你冷才那样做的。

   “觉得撩吗?”只能破罐子破摔。

   “然而并不。”可惜对方不领情。

   “为什么?”

   “因为我是男生啊,你用对女孩子的方式撩我,我当然不会心定阿强。当然如果你愿意穿女仆装来撩我的话我也是不介意的。”

   “这个确实不撩,那换下一个好了。”

   “下一个?哈哈哈,你还有准备的啊。行行行我候着。”

   佐助对鸣人笑了笑,轻声说了句“转过来看着我”。鸣人也是笑着转过头来毫无掩饰的盯着佐助看。

   佐助伸手拉了一下鸣人的围巾,随后扣住鸣人的后脑勺,撇一下头,对准鸣人的嘴就亲了下去。

   鸣人大脑当了几,他很清楚的感受到了佐助的嘴唇以及他不安分的舌头。那也就只有张开嘴巴和你一起亲吻了。

   那一年的情人节,佐助送给鸣人一个长绵的吻,鸣人则给佐助一束玫瑰花。

   躺在床上的鸣人像放电影一样在脑子里一遍遍重温自己与佐助在一起的每一个温馨的镜头。

   侧过身把自己埋在枕头里,好像压抑很久的样子,先是听到了几声闷哼,后来鸣人就开始放声大哭。

   “我们分手吧。”

   五个字就想五把刀一样刺在鸣人心上。半年前,正在工作室里工作的鸣人收到了一条短信。当时鸣人觉得佐助在和自己开玩笑。明明前几天还和自己一起去吃饭。心里不安的鸣人打开手机拨打自己背烂的手机号,而对方回复的这是一个冰冷女声。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联系不到佐助。

   真的是要分手啊,鸣人笑了笑。伸了伸懒腰,瘫在椅子上扶着额叹息着。那天鸣人没哭,他之后也没哭。

   “喂,小樱,今晚出去喝酒吧。为什么吗?我被甩了,心情很不好啊。”

   开车驱使到SN这个酒吧。是开始的地方,也是结束的地方。

   急忙赶到的小樱发现鸣人已经坐在吧台喝了一瓶了。看着好友难受却逞强不哭的样子,小樱觉得气不过。

   “你俩怎么分手的?”

   “他留了一句我们分手吧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打他电话也不接,真是够敷衍的。”

   鸣人不知道自己那天晚上喝了几瓶,只记得当时胸闷的难受,就是哭不出来。

   鸣人在床上摸索着自己的手机,打开联系人这栏里,在本能的驱使下,鸣人给佐助发了调短信。

   “过得怎么样?情人节快乐啊,佐助!”打完这段话后,鸣人才清醒过来,想要删掉却手抖点击了发送。

    “我操操操!玛德!发送了!卧槽!我的面子放下哪儿啊?”

    “也不用那么紧张,佐助可能把手机号换了。”得到一丝心灵上的安慰的鸣人呼了一口气。

   转而又继续躺在床上。

   “叮叮叮”鸣人的手机响了。拿起手机的那一刹那,鸣人觉得自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看到是佐助打来电话的那一刻,鸣人懵了。消失半年的前男友给自己打电话?

   鼓起勇气的鸣人接了电话,以一种非常平和的心态说话。

   “喂?是佐助吗?”很好,稳住,我能赢。

   “喂,鸣人,是我。 ”

   时隔半年听到佐助的声音让鸣人之前的伪装全然消失,眼泪就如同脱缰的野马根本控制不住的往下流。

   “啊啊,我知道的。”

   “你哭了?”电话里头的佐助听着鸣人的哭声心里一紧。

   “对啊,这里的风太大我眼睛里进沙子了,好疼。”

   “呵,你还是那么不会撒谎啊,鸣人。”佐助在另一头笑了一下。

   “不是,我怎么撒谎了啊。”

   “我在你家门口,给我开个门。”

   “你说你在哪儿?”鸣人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你家门口。”

  随着声音,鸣人往门的方向看了看,握手机的手不禁加重了几分力度。

   “哦。”

   一步并做两步,打开门,就见到佐助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穿着一身西服,笔直的站在鸣人家门前。

   “你这是干嘛啊?”鸣人看到眼前这副模样不禁吓了一跳。

   “向你求婚啊。”佐助冲鸣人笑了笑。

   “可我们半年前分手了啊。

   “我知道。”

   “是你甩的我。”

   “嗯。”

   “你还想在骗我一次?我们俩结婚后你又留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就跑了,然后消失半年?你当我傻子啊,宇智波佐助。”鸣人咬着牙看着佐助。眼泪根本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啊,穿的白毛衣的袖口都湿了。

   “别哭。我那是因为要出国留学没办法。如果我不和你说分手,我只要看到你就没办法下定决心去深造。你知道我在美国这半年来有多想你吗。”

   “那你他妈知道我有多想你吗。”

   “知道知道,所以我这不回来了吗。”佐助上前抱住了鸣人,拍着他的背,下巴抵在鸣人的肩上笑着说。

   “所以这束玫瑰花是给我的?”鸣人抬起头来看着佐助说到。

   “没错。去年你给我一束玫瑰花,今年我送你一束。”

   “还有我没记错的话,我去年可是吻了你五分钟啊。你是不是现在也该亲我了?”

   “好好,都依你,今年亲你十分钟。”

   说罢,鸣人拽着佐助的领带舔了一下嘴唇,轻声说到,“准备好了吗”垫脚猛地亲上了佐助的嘴上。两人识趣的都张开了嘴巴,把舌头送到对方的嘴里。房间充斥着淫乱水声和牙齿碰撞的声音。

   还有,半年过去,嘴唇还是那么软。

   鸣人这么想到。

【林风X章远】再无旧少年

*震惊沙雕写手竟然写了小清新。本文私设众多,青春出国误会狗血慎入。若有雷同纯属我吃屎(并不)
*若能接受请继续!ps:刚刚出现了错误已更改。这篇文是我两年前写的某个cp的文但一直躺在文件夹里没发过。昨天我整理文件夹的时候发现了它然后基本上都改动了只留了大纲。我改动的时候把它当做章远和林风写的,并没有参杂其他感情望周知。
*BGM:Aoba

   16岁的时候,章远听过林风读过《诗经》:“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只是没想到真的在宜家碰面。

    林风是个很孤僻的人。以前是,现在也是。章远的工作室大约有200平方米,现在的他算是小有名气。见到林风的那一刻,章远是高兴的。上海那么大,有那么多的区,不是很好相遇。却被他遇到。

    好像忘掉了章远一样,林风见到他,没有看他一眼。说实话,他很伤心。

    他和林风是同学,从小在一个地方长大。那时候的章远是个阳光帅气的男生,而林风只是个空有其表的孤僻男。他第一次见到林风是在足球场。章远帅气的踢球,洒热血的奔跑,让所有女孩的目光都被他所吸引。他笑了笑又引起一片惊呼。章远转过头去却发现林风安静的坐在草坪上听着歌看着书。

    还记得那天阳光正好,暖阳慵懒的洒在林风的身上。那抹金色的阳光留在他的睫毛上,伴随着林风闭眼的动作睫毛也轻轻颤动。它如同羽毛般挠着章远的心头。章远注意到了他。

    第二次见面是在一家球鞋店里。章远在这儿打工。林爸爸一直想让林风学习踢球,于是带他来到了这家球鞋店。店主向爸爸推荐一双新来的球鞋,而林风很小心的发现章远擦拭足球的动作停了一下,便转头对爸爸说:

   “这双球鞋不是我喜欢的款式,我再看看另一双吧。”

    买完了鞋,便离开了这家店。临走前,章远看了一眼林风,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他不知道他是感激他的人,还是感激他没有买下他一直想要的球鞋。

   

   
    午后章远在走廊上遇到了林风,他眼疾手快地拉住了林风的手。因为常年锻炼的缘故,胳膊上比较有力气,章远一个用力把林风差点拉得倒地。一个踉跄,后者惊恐的看着前者。林风本身眼睛就很大再加上现在瞪大了眼镜更像是精灵。一时间章远被瞪的没反应过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林风看,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

   “请问同学,你要干嘛?”

   林风下意识挣了挣手臂。

   章远心虚地摸了摸鼻头又挠了挠头,展开个笑颜便对林风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风。”

    “那天谢谢你了。”

    “嗯。不用谢。”
 
    “好奇怪啊这个人。”就笑起来还挺可爱。林风想。

    “那个大眼睛忽闪忽闪也太好看了吧。”章远好像要恋爱了,脸那么红。

    之后的每一天,林风和他总会很巧的遇到,一起回家。少年的章远,是女生喜欢的类型,每天都要被送情书,但他却从来没有真正喜欢过一个女生。正是因为被初恋甩掉,之后没有再恋爱,而被女生定为“痴情”。当初被甩,只是因为他不喜欢那个女生,女生对他的喜欢也在他的冷漠下渐渐消失。章远以为自己是没遇到对的女生。直到遇到了林风。

    我遇见过自以为漂亮可爱的女生,后来我发现在你面前那些女生却变得那么单调平凡。

    林风对于他来说,就像是少女情窦初开喜欢的那个人。章远以为自己不过一时鬼迷心窍,谁知道这一喜欢,竟然喜欢了十年。

    后来,林风考上了国外的学校,便要出国留学。在他走的前一个晚上,章远找了林风,他想坦白自己两年来的心意,只不过,他看到了林风和一个女生相拥着。顿时,想要表白的心碎成渣渣。第二天送他走的时候,章远顶着黑眼圈和鸡窝头去送机。当众人在取笑他是因为林风要走而哭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对众人说:

    “那是因为我喜欢的人在我还没有表白的时候被我撞见他和另一个人在一起接吻。”
   
    说完,还用余光扫了扫林风。没有表情,看都没有看他。

    在众人取笑他的时候,他清楚地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再也不会重新拼回来了。

   “哪个女生被你喜欢啊,她不喜欢你是不是她眼瞎啊。”林风用平静的口气说道。

  “就是你眼瞎啊。”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嘟囔着。

  送林风走的同学只有章远和他熟,其他的人只是看在同学一场的份上才去送机的。到了机场,大家也只是个顾个的聊天。只有章远一个人在嘱咐林风在国外要经常联系他。突然林风打断了他,说:

   “我有女朋友了。你也认识她。”

    最不想听到的话还是听到了,最不想要离开的人还是离开了。
   
    “谁呀?”章远漫不经心的问道。

    “唐敏。”

    “她?她之前和你不熟啊,你俩怎么好上的。”

  “有一次下雨,她没有带伞,我和她共用了一把伞回家,之后她便为了感谢我,给我送了一次午饭。当时我觉得这个女孩做饭很好吃。她的外表还有她的声音都是我喜欢的类型,所以昨天晚上她来找我,说她和我考进了一所大学,于是我对她表白之后就在一起了。”

    听到这,章远不禁苦笑。他为林风相处两年就差没同穿一条裤子了,却还不如一个女孩和她共用一把伞的感情深。他和林风是朋友啊,不是那种光明的关系。

    “祝你在国外生活快乐。”最好不见。


    “喂,林风你不认识我了?”章远放下手头的工作,跑到林风的面前,向他问好。但是后者却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说:

    “你是这家店的老板吗,我想要设计我的工作室。”

    果然是不记得自己了。

    “你不会真的不记得我了吧?”

    “我想要大气简约的,最好全是灰黑白三种颜色。”还是答非所问。

    章远放弃了,他不想再问了。他把林风带到工作室里,问他想要什么样的设计。最后在定一下价钱。聊了半个多小时,在临走前,林风对他说:“章远,我当然记得你。”

    后来,林风经常去章远的工作室找他,美其名曰是讨论设计这些事,实则是想趁这个机会好好看看章远,毕竟他爱他十年啊。再后来林风就和章远在一起了。那时林风向他告白,章远哭的稀里哗啦。这是他人生中哭的最凶的一次。

    其实章远不知道,林风喜欢他比他喜欢他的时间要长。

    章远在足球场看到了林风,而林风也看到了当时帅气的他。

    在店里再遇到他,他替他留住球鞋,看到章远感激的颜神林风也因此喜欢上了他。林风的孤僻,是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

    每一次的偶遇,不只是章远的小计算,而是林风每一次的等待。

    之后的那个女生是自己的表妹,唐敏,。因为角度问题,章远以为他在接吻。其实林风看到了章远,只是不敢上前去喊住他。

    再后来的机场,他听到他的一番话就知道他的心思了。但是他不承认,他还编织了一个谎言去骗他。那是因为没有能力去让他好好的,所以他要变得很强。

    之后的在宜家相遇,也是林风算计好的。

    林风一生的算计全用在章远的身上,他也把他一生的温柔给了章远。

    少年已经不是当年的人,现在他们却是最美好的。 ​​​

两位上神请自重 完

噶噶嘎嘎嘎嘎

芒果烤椰椒爆猴面包:

原本是两章,合并完结。
神仙爱情故事
都是编的






瑶池外环生桃林。


就是画本里的那个叫蟠桃的桃。


“左边,左边一点,对对……”


赵云澜坐在树下一块大石上,望着园中生得最高大的一颗老桃树,咬着指甲盖指挥。


“别动了别动了,不然要碰破了。”


沈巍手腕一动,拔长到树顶斩魂刀割下一截桃枝,老桃树像怕疼似的抖擞着,枝叶间窸窣一阵,滚下来一只粉红略青的大桃,正好落在张开去接的手心。


赵云澜哇哦一声海豹拍手,提着袍子像个猴儿一样蹦过去,毫无“今天是昆仑君”自觉。


“天道不顺,时机未到,还不到该成熟的时候,这果子不会甜。”沈巍坐在大石下,捏着一把漆黑的小刀削桃皮,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他手里的小刀上烙有很复杂的花纹,与刚刚的“巨型”斩魂刀如出一辙。


“不甜就不甜呗,就是吃个乐子。”赵云澜把赤脚踩在沈巍屈起的膝盖上,脚趾头不老实地动来动去,“天是什么,时机谁知道,要自己找乐子,你懂不懂?”


沈巍没说什么,扬手把白胖的桃递给他:“吃吧。”然后把掉了一地的桃皮用薄土掩好,拍干净手,摸了摸赵云澜的脚背。


“你现在,还会觉得冷吗?”他问。


“会啊,怎么了?”赵云澜嚼着爱情给的桃,汁水淌到了手肘,他吮了一口手掌上甜甜黏黏的汁水,说:“你是不是也觉得奇怪?”


“我也觉得奇怪,我总觉得自己还是个人。”


“三圣已成传说,我却仍然在世,思来想去,非是你强求,是我自己舍不得。”


“我舍不得我这一世的出生,我这幅肉身的父母,从前的朋友,现在的工作,还有很多人类的‘恶习’,烟酒糖茶,爱欲嗔痴。”


“当然啦,还有你这个大宝贝儿。”赵云澜举着个桃,半张脸都糊着甜甜的桃汁,“虽然咱们已经水乳交融灵肉合一地搅和了好多世,但只有这一回才是正式正经谈恋爱,你不觉得这一世很有纪念意义吗?”


沈巍低下头,用余光摩挲他,眼尾心头满盈风华,忽然发自内心地觉得燥。他抬起脸,瞳光如风虏火苗般晃颤一阵,附在一片掉落的树叶上,说:“这一处……有些眼熟。”


“眼熟?”赵云澜嘿嘿一笑,支起肘躺倒在身下的大石上,说:“还缺一棵树。”


他这么说,目光一掠,就有了一棵树。


“水。”他说,又有了一条小溪水。


沈巍猛地抬起头,他已经坐了起来,装模作样地整整袍子,藏尾巴似的把光脚缩进袍角,招招手,说:“快来快来。”


沈巍脑子是木的,手不是手脚不是脚,扭扭捏捏坐过去了,被一把揽过按倒在大腿上。赵云澜低下头,漆黑长发淌了一身,滴到沈巍额头上。他的怀抱和指尖有又清醒又甜蜜的桃子香气,眼角笑纹微醺。


真好看啊。沈巍露出笑容。


真快乐啊,就像回到了故乡。


他发出一声偎叹,转过身子,把脸埋进赵云澜的大腿,又嘶了一声。


“怎么了?”赵云澜问。


“没什么。”沈巍想了想,环紧了他的腰,才说:“扎脸。”








fin.

我和我的兄弟从演员变成了红娘04

“你飞过吗?”
“你坠过机吗?”
嘎嘎嘎嘎嘎嘎嘎嘎,杨修贤你可长点心吧

醉后不知:

*巍澜朱白穿越撮合各种zly48和by48的故事,看前文请戳我主页
*ooc怪我,今天放了生哥出来玩,贤贤也快了
*戳全文看白宇性感诱惑冯豆子/不,这个杨修贤是白宇假扮去套话的,然而生哥认为这就是背着自己找野男人的杨修贤(





04.

听完尤东东这一大串疑似谴责实则秀恩爱的言论之后,朱一龙和白宇的头都抬不起来了。

赵云澜和沈巍也好不到哪里去,怎么说也是顶着自己的脸熊。

“你们还有没有演过什么我不能接受的人设。”赵云澜做了个抽烟时吐烟的样子。

白宇朱一龙连忙摇头。

“现在冯豆子在哪儿。”沈巍问道。

白宇用手肘捅了捅朱一龙,“你演的角色你最清楚!”他说的理直气壮,把这个世纪难题都给了他龙哥。

朱一龙无辜的眨眨眼,赵云澜的心立刻就软了,一巴掌拍向了白宇,“你也跟着一起想啊!”

白宇“……”

苍天啊,我小澜孩究竟做错了什么。
不对,面前的这位才是真正的小澜孩。

“在酒吧。我刚刚定位到了。”沈巍扶了扶眼镜,悄无声息的挡在了白宇和赵云澜之间。

“还是我老婆厉害!”赵云澜在沈巍脸上亲了一口,挑衅般的扫了眼白宇。

切,我龙哥也不错!小白气fufu。

“小白,你有演过什么适合酒吧氛围的角色吗?”白切黑朱一龙看似无意的问道。

还真有……

“朱一龙,你真的觉得这个傻子能套出什么话来?”赵云澜瞅着理发店里一脸懵逼的白宇,十分怀疑。

“你就放心吧。”朱一龙勾了勾嘴角,“你要相信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

冯豆子觉得自己快疯了。

自从跟尤东东确认关系后,他就再也对别的人提不起兴趣了,跟那些人勾勾搭搭只是想看尤东东吃醋的可爱表情而已。

就像他现在坐在酒吧里,有不少男男女女过来跟他搭讪,但他提不起任何的情绪。

“一个人啊。”

低沉的嗓音吸引住了冯豆子,一个男人趴在桌台上回头看着他笑。“那跟我去喝一杯吧。”

冯豆子刚想拒绝,看到男人的脸突然恍惚了。

这是一张跟尤东东有些相似的脸,气质的差别却是天翻地覆,男人有些玩味的凑到他耳边,“你可以考虑跟我在一起十五分钟,就十五分钟。”

仅仅是那么几句话,就让冯豆子有些口干舌燥,这绝对不可能是尤东东,他想。

于是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自称杨修贤的男人带他去打桌球,喝酒,甚至还骑着摩托车带他去兜风。

“你有过男朋友吗?”在酒吧灯光的照耀下,杨修贤的眼睛亮亮的。

冯豆子突的想起尤东东,不自觉的咬了下下唇。

“杨修贤”很懂了拍了拍他的肩,“背着男朋友出来的?还是跟他吵架了?”

冯豆子不是很想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尤东东,别过脸不愿回答,心里却是五味杂陈,他发现自己是放不下也离不开他了。

这个杨修贤其实是白宇假扮的,因为朱一龙提议说派个人过去套话了解冯豆子想法,几乎是不用思考这个重任肯定得他来完成。

他想起自己好像客串过一个叫杨修贤的角色,好像他的粉丝们还挺喜欢的,就铤而走险的用着剧里的台词去套话冯豆子。

看来还是自己这剂药下的不够猛。白宇咬牙,要是什么都没问出来赵云澜指不定怎么笑自己。

白宇勾勾手指示意冯豆子过来,哑着嗓子问道。

“你飞过吗?”

演完杨修贤似乎印象最深的就是这句话了…

希望这个世界不要让我给杨修贤和龙哥的不知道哪个角色牵红线。

几乎是刚结束这个想法,白宇就被人粗暴的拽了过去,他慌乱的抬起头,看到了一张熟悉此时却怒气冲冲的脸。

这张脸虽然跟他龙哥一模一样无可挑剔,但整个人都冒着黑气,眼神像刀子一样剐过白宇。

罗浮生从牙缝里挤出来几个字。

“杨、修、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个爆哭!这个第一的宝座我就让给你啦!啊这是什么天使!早恋组的恋爱也太甜惹

库:

亚路嘉的哥哥 是全世界最好最强的哥哥

啊啊啊啊啊表白鬼酒宅太太

鬼酒宅:

(一)

这就是很久很久之前的那个了,不知道看得懂不。。。好害怕怕烂尾(哭

笑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五千年间-:

【APH】搬运一些微博上的老图

【禁转空间】













很久没更新lof,把一些老图搬过来,之后再慢慢更新~

妈耶笑死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蒙药心脑方:

你要不要食金汞门招牌脆皮套餐

祝宇智波佐助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
我亲爱的少年!第一次在电视上看到你就被那傲气所吸引!喜欢火影很多年,也爱你很多年,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能够继续陪伴你!
     看上篇请点我http://xiguaximi219.lofter.com/post/1e6be369_eed3ca6e